粤媒-足协分红只能维稳对欠薪无能为力 治标难治本

  中国足协规定的中超、中甲和中乙三级联赛递交去年俱乐部球员、工作人员《工资奖金确认表》的截止时间为1月29日17时,到昨晚为止,尚有多家俱乐部不仅未上交,甚至连球员都还没签字,极有可能出现上赛季那样一拖再拖的现象,对新赛季的联赛准备工作影响不小。

  这引起了中国足协、中超公司和职业联盟筹备组的关注。为了缓解俱乐部的压力,昨天,中国足协与中超公司、职业联盟筹备组经过商议,一致同意于昨天下午向各中超俱乐部派发了平均每家700万元的“联赛分红”。

  多家俱乐部“告急”

  1月份,是各队开始冬训的日子。但中超的天津泰达队直到现在都没有集中,原因正是俱乐部欠薪,很多球员上赛季的工资奖金还没到位,球员们不仅拒绝在《工资奖金确认表》上签字,甚至不愿意开始冬训。而正在广州冬训的重庆当代,在昨天下午突然间提前10天结束了冬训,球员们各自回家。已经集结的河北华夏幸福和江苏,至今也还没有收集齐所有球员的签字。这四家俱乐部都存在无法按时提交《工资奖金确认表》的可能。

  从目前的情况看,今年或将有多家俱乐部无法按时提交《工资奖金确认表》。而《工资奖金确认表》事关重大,按照规定,没能按时提交的,将无法通过新赛季的联赛准入门槛,面临被解散或失去联赛资格。

  分红治标难治本

  据悉,中国足协在落实该项工作时坚持两个原则:一是俱乐部不得掩盖问题,须维护球员正当权益,也就是不得欠薪;二是不能伤害中国足球。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足协更多的时候只能保护联赛的稳定性,对于球员被拖欠的薪水无能为力。

  2019赛季,三级联赛有9家俱乐部退出或没有获得准入资格。到了2020赛季,情况更加严重,开赛前共有17家俱乐部退出或失去准入资格。为此,去年的三级联赛全部进行了调整,中超天津天海退出,深圳佳兆业递补;而深圳佳兆业空出的中甲资格以及广东华南虎、辽足等俱乐部退出后的中甲资格,则由多支中乙球队递补,一些中冠球队也递补进中乙联赛。

  不少足球俱乐部的母公司主业,在过去一年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经营压力不小。对于足球俱乐部的运营,必然要缩减投入。加上改中性名后,一些俱乐部母公司对继续运营足球的兴趣下降。在这种情况下,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薪资收入矛盾显现,有的已经比较尖锐,短时间内难以达成一致。

  今天下拨的每家平均700万元,是2020赛季的部分分红。但700万元的分红对于俱乐部来讲是杯水车薪,还不够一个月的工资支出。

  2019赛季,中超每家俱乐部的平均分红为6500万元左右,2020赛季的分红缩水是无法避免的。显然,联赛分红能解有关俱乐部的一时燃眉之急,却不是长久之计。眼下有利的因素是,今年联赛开赛时间又推迟了,客观上也让各方解决问题有了更充裕的时间。

  羊城晚报记者 林本剑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